沒想到!三個農村大爺主演新片成了同檔期最佳

時間:2019.11.30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西風

《平原上的夏洛克》北京首映式(左起:導演徐磊,演員徐朝英、張占義、宿樹河)


1905電影網專稿 “我從來沒見過這么多人。”

 

面對臺下黑壓壓的觀眾和不斷閃爍的相機燈光,張占義由衷發出感嘆。

 

他身邊的兩位與他年紀相仿的“大爺”同樣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他們都是電影《平原上的夏洛克》的主演。

 

為了這場人生中第一次的電影首映禮,三位大叔放下農活從200多公里外的河北深州老家趕來,身上穿的還是劇組借來的西裝。



然而,正是這樣三位名不見經傳的大叔,再加上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導演,這部《平原上的夏洛克》卻拿下了豆瓣7.8、貓眼9.0的高分,力壓《兩只老虎》《冰峰暴》等大制作,成為同檔期華語新片中的口碑冠軍。



翻看觀眾評論不難發現,《夏洛克》收獲好評的原因很簡單:真實,真誠。

 

這份“真實”來自以下幾個方面:

 

影片故事來自導演身邊發生的真事:一個親戚被車撞了,家人為了能順利報銷醫藥費選擇不報案,卻在私下組成了“民間偵探團”找尋兇手。



演員清一色都是素人,都是地地道道的深州農民。男主角徐朝英是導演徐磊的父親,張占義、宿樹河等演員也都是導演的鄉親鄰里。表演的自然度和默契度自不必說。 


除了“土味兒偵探團”帶來的笑點不斷,影片最打動人的要數鄉親之間善良淳樸的情感。這份兄弟情誼早就植根在幾位主演心中,自然流露,毫無表演痕跡,當然格外感人。



不僅僅是這部《平原上的夏洛克》,近幾年來,越來越多的導演開始大膽啟用素人演員擔當主角,也有不少非專業演員首次觸電就備受肯定,入圍各大電影節。

 

在剛剛結束的金雞百花電影節中,79歲的楊太義憑借《過昭關》入圍最佳男主角,與王景春徐崢段奕宏等知名演員同臺競爭,而在拍這部電影前,他的身份還是河南周口的一位普通農民。


楊太義(左三)與其他入圍者一同接受金雞獎提名者表彰

 

在去年的平遙電影展上,他還獲得了費穆榮譽最佳男演員,頒獎現場,他一口地道的河南話講:“謝謝大家,謝謝評委,我是一個農民,我今年78了,我沒演過電影,這是第一次。”

 

在金雞獎最佳女主角提名名單中,《活著唱著》趙小利同樣是“半個”素人演員,此前她是川劇團的職業演員,這是她第一次出演影視作品。她也憑借這一角色拿到了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最佳女演員獎項。


趙小利(左一)接受金雞獎提名者表彰

 

此外,近幾年多部備受好評的“黑馬”文藝片,如《八月》《路邊野餐》《心迷宮》《岡仁波齊》《紅花綠葉》等,主演也幾乎都是全素人陣容。他們在片中貢獻了不輸專業演員的表演,讓觀眾眼前一亮。


為什么要用非職業演員?


一個不可回避的直接原因就是資金問題,以上提到的這些影片大多是新導演的頭兩部作品,或中小成本文藝片,能花在演員身上的錢十分有限。

 

尋找片酬低,甚至零片酬的素人演員無疑是此類影片節流的一條捷徑。更有不少新人導演直接從熟人“入手”,比如導演徐磊發動了父母、親戚、鄰居集體出演《平原上的夏洛克》,《路邊野餐》的男主角陳永忠是導演畢贛的“小姑爹”,《八月》的主演也都是導演張大磊的親朋好友等等。



除了成本考慮,“真實感”也是素人演員的天然優勢。

 

《平原上的夏洛克》描繪的本來就是徐磊河北老家的故事和人情,還要求用當地的方言演出,邀請“人物原型”出演似乎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有很多情節不是我設計的,而是他們幾十年的生活經驗,是長在他們生命里的東西,所以特別真實。”



《過昭關》的導演霍猛一開始就確定了要用全素人出演,因為職業演員很少有在鄉村生活的經歷,他們的形象、語言甚至臉上的褶子都很難達到要求,“在我這部電影的美學體系里,演員不能化妝,那是假的。”

 

同時,李福長的性格也與楊太義本人十分貼合。據說,楊太義在出演前還專門“審閱”了劇本,確保“不會毀了老黨員形象”才決定出演。



張楊一開始對《岡仁波齊》的構想只有故事走向和人物設定,沒有具體的劇本。他希望能跟隨一組真實朝圣的隊伍拍攝,從他們的生活中挖掘故事。最后出演的一行十一人都是他在當地村子中找到的真實的朝圣者。次仁曲珍也是真正的孕婦,在拍攝途中,兒子丁孜登達順利出生。



還有一些電影由于題材的特殊性,選擇對這些題材熟悉的素人演員就成了最優解。

 

《活著唱著》講述的是一個民間川劇班十多年間幾經輾轉漂泊,堅守在成都鄉間演出的故事。


一開始,本來有人建議由鄧婕出演女主角,但鄧婕表示自己不可能“演得那么生動”,所以退而做起了監制,選擇由故事原型里的川劇團演員直接出演。女主角趙小利稱劇情中90%都是自己的親身經歷,“演一次哭一次”。



還有明年春節檔的大制作《中國女排》,已公布的“老女排”12人陣容清一色的都是沒演過電影的專業排球運動員,連出演青年郎平的郎平女兒白浪也是職業排球運動員。


《中國女排》素人演員在金雞獎期間拍攝寫真

 

據導演陳可辛介紹,劇組也曾嘗試找來1米8以上的演員,教他們排球試拍,但拍出來的感覺完全不對,最后干脆決定從全國上萬名排球運動員中海選,歷時半年經過數輪淘汰和表演訓練,最終定下了這十二位飾演老女排的演員。


非職業演員是把“雙刃劍”


 “如果拍《長城》這類大片肯定就要用專業演員,因為他們要塑造別人,不是自己,需要方法和慣性,但《八月》當中每個人所做的都沒有超出日常生活,所以我也希望用本身就很普通的演員。”導演張大磊這樣陳述專業與非專業演員在適用性上的區別。

 

對于要求生活化表演的題材而言,素人演員有自己的優勢。他們在很大程度上不需要表演,演的就是自己,甚至直接用本名出演,比如《平原上的夏洛克》中的三位主演大叔。導演解釋說,這是為了讓他們更快入戲。



在《平原上的夏洛克》的拍攝過程中,導演一般只需要介紹這場戲的大致劇情,大叔們便會根據自己的生活經驗一起討論,很多對話和表演都是即興的。幾十年的生活經歷讓他們對戲中的情境和人物關系足夠熟悉,這是專業演員在短時間內無法達到的“境界”。


張占義因為不服隨地吐痰被罰款的“挑釁動作”是他的臨場發揮,十分出彩

 

《過昭關》的導演霍猛回憶道,在拍一段爺爺給孫子講伍子胥的故事的戲時,孩子突然問了一個劇本上沒有的問題,他不禁心里一慌,但沒想到楊太義卻自然而然地接了下來,就像生活中爺爺給孫子講故事一樣。還有很多類似的“神來之筆”都讓霍猛欣喜不已。


《路邊野餐》中,“小姑爹”陳永忠的表演也異常松弛,得益于人物原型本來就是他自己,一看劇本腦子中就有了生活畫面,還常常會向導演提出,哪些地方不夠符合真實。



在電影《寶貝兒》的拍攝過程中,除了楊冪李鴻其郭京飛等主要演員,導演劉杰啟用了大量的素人演員來扮演他們生活中的真實職業。


楊冪在采訪中說,自己常常會觀察素人演員的表演,感嘆他們為什么演得這么好,與素人演員對戲也考驗十足,“警察每次演的臺詞都不一樣,如果不是真聽真看真感覺,就會接不上。”



然而,素人演員也有自己顯而易見的局限性。缺乏表演經驗,對鏡頭、走位沒有概念,十分考驗導演的調教和把控能力。陳永忠就從自身經驗出發總結非職業演員的劣勢:“臺詞記不住,表演少許僵硬,容易緊張。”

 

在《八月》中出演父親一角的張晨也表示電影表演與他想象的完全不同,職業演員在沒有反饋的情況下也能知道自己的表情、狀態、眼神出來大概是什么樣子,但非職業演員表演出來可能跟自己想象的完全是兩個樣子。



正如張大磊所說,素人演員的優勢和劣勢都是“他們只會演自己,演不了別人”,這既帶來了無法比擬的真實性,也局限著他們的“戲路”。《夏洛克》中的三位大爺脫離不了土生土長的華北平原,“小姑爹”離開凱里的土地,也難免會失去了棱角。

 

很多素人演員的大銀幕“第一次”也往往是“最后一次”。他們大多會選擇在短暫的演員體驗過后,回到自己原有的工作崗位和社會身份中。當然,也有如陳永忠這樣逐漸摸索向“半職業化”轉變,成為簽約演員,在更多更豐富的作品中打磨演技。


陳永忠在《地球最后的夜晚》中的表現越發自然


從《中國女排》這樣體量的商業大制作也開始大量啟用素人演員不難看出,非職業演員已不再是中小成本文藝片的專屬,只要契合角色,就能獲得導演和觀眾的認可。

 

畢竟,電影本來就是一段生活,演員又何必問來處。


文/西風

网易一元夺宝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