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為《臥虎藏龍》贏得奧斯卡 自己卻錯失一座大獎

時間:2019.11.28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柯諾
品道之楊占家:中國電影美術界手繪制圖“第一人” 時長:11:15 來源:電影網

品道之楊占家:中國電影美術界手繪制圖“第一人”收起

時長:11:15建議WIFI下打開

1905電影網專稿 他是國家一級電影美術師,是國寶級的電影美術巨匠。他被譽為中國電影美術界手繪制圖“第一人”,也是“最后一人”。


他的名字叫楊占家。



進入電影行業前,楊占家是工藝美院的美術師。人民大會堂的“北京廳”,周恩來總理專機的內部裝飾,1965年和1966年兩次國慶游行隊伍方案,毛主席老師徐特立的骨灰盒,都留有他的設計手筆。

 

入行后,他參與美術設計的電影有40多部,《紅樓夢》《霸王別姬》《臥虎藏龍》《赤壁》《滿城盡帶黃金甲》《唐山大地震》……都是赫赫有名的作品。橫店影視城的“明清宮苑”和“江南水鄉”的成功建成,也有他的功勞。


《霸王別姬》程蝶衣家氣氛圖

 

采訪楊占家,時間約在炎熱的午后1點。他的住處位于北京北五環外的一個小區里,我們驅車前往,提前半小時抵達。

 

楊占家已經早早在住處等候。我們進門看到的第一眼,是房間內橫著的一張大大的病床,他端坐在旁邊的輪椅上。



今年83歲,楊占家的雙腿已經不良于行。他穿著一身紅色襯衫,說是每次接受采訪都要換上這身漂亮衣裳,以表示他的重視。

 

他剛剛出版了新書回憶錄《因為我有生活》,采訪前,他才在輪椅上簽完整整200本書。老人家的狀態還是紅光滿面,精神矍鑠。


《因為我有生活 : 電影美術師楊占家從藝錄》

 

在這本書里,寫有一句話,“畫畫,或者說搞藝術,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也可以讓平凡的小人物有尊嚴”。我們相約的這次對話,也凝聚著一個平凡人,一個老電影人的所有尊嚴與驕傲。



楊占家祖祖輩輩都是農民,他從小干了不少農活,吃了不少苦。他愛畫畫,沒有紙筆,就在地上和墻上畫,“我可以從村東頭畫到村西頭,畫的不外乎我眼中的人、房子、雞、鴨、豬、狗......”

 

他從小也愛動腦筋,喜歡搞發明。后來在當農場炊事員時,他把平板車輪改造成送水送飯車、設計膠皮管子把水從井臺引到鍋里,省時又省力。他說,“管命運的神一直幫我的忙,有時候在我腦袋上拍一下,我就聰明一下。”


楊占家設計的“送水送飯車”

 

1958年,楊占家成功考入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現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是建筑裝飾系唯一一位從農村來的學生。畢業后,他留校任教。

 

一直到1972年,他迎來事業的重要轉折——從工藝美院調入北京電影制片廠。



當時北影廠決定重拍電影《海港》,由謝晉謝鐵驪聯合執導,楊占家作為美術專家進入劇組幫忙解決布景的色彩問題。隨后他轉入北影廠工作,謝晉導演的一席話起了關鍵作用。

 

“他知道我不愿意干,還想回學校。他就說,你看咱們國家的文藝工作,電影是最普及的,老人、小孩、有文化、沒文化的都愛看,老少皆宜,這么好的文藝工作你不干,你不后悔啊?

 

聽完這番話,楊占家認為很有道理,建筑裝飾專業與電影美術也很接近。就這樣,他一腳踏入了電影圈。


《紅樓夢》氣氛圖


進入北影廠,楊占家把有關電影美術設計理論的書全看了一遍,和老美術師的合作也讓他學到不少本領。

 

取其精華,為之所用。楊占家畫圖速度快,相比老美術師只是畫一些小草圖,他還會畫生動、逼真的氣氛圖和工整、規范的施工圖。他也是第一個拋棄傳統的方格紙制圖法,把建筑行業里的比例尺制圖法運用到電影美術設計中的人。


《紅樓夢》怡紅院設計圖


楊占家的這些創造性工作方便置景施工,也大大提升效率,推動了中國電影美術行業的發展。

 

從影40多年,他認為做電影美術最讓他感到高興的就是“立竿見影”,“我在工藝美院教學生,教幾年才出一個人才。裝修人民大會堂北京廳,經過半年才完成,可是電影布景最快一個晚上就做出來了。你說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楊占家認為,美術師的重要性和攝影師旗鼓相當,都是導演的左膀右臂。在那個特效還不發達的年代,劇本上的簡單四個字“千軍萬馬”,他們就得準備上百匹馬、百套兵器、百套鎧甲。

 

“拍《西楚霸王》的時候,第一個鏡頭就是拍千軍萬馬,我們提前三個月進去準備,他們兩天就拍完了,你說美術部門重不重要?”



做電影美術師,楊占家真的下了不少功夫,也解決了不少難題。為拍攝《紅樓夢》六部八集系列影片,他精讀曹雪芹原著,參考資料,根據原著場景提前畫圖,還在北影廠組織搭建了富有南北建筑特色的寧榮街和榮國府。



《紅樓夢》前期準備兩年,拍攝三年,楊占家說感覺他上了五年的電影美術系本科。天道酬勤,他也憑借這部電影獲得第10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美術獎。

 

《霸王別姬》是他第一次和第五代導演合作,單單前期創作會,他就記了厚厚一大本的筆記。電影里的戲班院、戲園子、小豆子和他娘走過的胡同,都是由他選址、帶領團隊搭建。


《霸王別姬》戲園子設計圖

 

《東邪西毒》《誘僧》《夜半歌聲》《宋家王朝》《臥虎藏龍》等,楊占家還和很多中國香港的美術指導合作,“他們過來以后都愿意找我,像我這樣既能畫圖,又對內地各種場景都熟悉的美術師,用了合適,他們馬上就會告訴下一個人,‘你到北京就找北影廠的楊占家’!”



《誘僧》和《臥虎藏龍》是楊占家和美術師葉錦添先后合作的電影,楊占家負責場景,葉錦添負責服裝造型。回憶起《臥虎藏龍》,楊占家有很多話要說。

 

當時李安邀請葉錦添做《臥虎藏龍》的美術指導,葉錦添第一時間就找上楊占家,“他說您一定要幫我,您要不幫我,我就不接這個片子了。他知道我在他這個組里的地位和分量。我說好吧,我給你上保護罩。”


《臥虎藏龍》設計圖

 

《臥虎藏龍》屋頂氣氛圖


進組后,楊占家建議把玉嬌龍家的玉府和貝勒府搭在一個棚里,互做背景,這樣一來減少轉場時間,方便拍攝。片中的“雄遠鏢局”、“聚星樓”、竹林、玉嬌龍飛身跳下的懸崖等場景,也都是由楊占家參與設計。



影片后來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等四項大獎,葉錦添也拿下最佳藝術指導獎,只不過得獎者只有他一個人。

 

“拍《誘僧》的時候,我們的署名并列。按理說,《臥虎藏龍》我所做的工作,起碼也是并列,因為場景多”,楊占家感慨,“等影片出來后我才發現,把我寫成了副美術,這奧斯卡獎就跟我不沾邊了。”

 

楊占家認為這不是葉錦添的意見,應該是制片方不太了解他所做的工作。但無論如何,電影能拿奧斯卡是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李安對楊占家的美術設計工作,也表示肯定與滿意。


葉錦添獲奧斯卡最佳藝術指導獎

 

楊占家說,李安是他合作過的最喜歡的導演,因為“一點架子都沒有”,“他經常到美術辦公室來跟我們聊。有時候我自己廢棄的方案,他都記得。”

 

最讓楊占家感動的是在奧斯卡之后,李安從美國飛回北京舉辦《臥虎藏龍》慶功宴,還特別定制了一批小金牌,在慶功宴上給劇組的每一個人都發一個小金牌,還特別囑咐制片一定要讓辛苦的場工也攜家屬到場參加。



“你想想一般的導演,拿了獎以后早帶著獎金和獎杯走了。這樣的導演有嗎,有的導演能做到嗎?”

 

后來李安籌拍新片,還是讓制片主任找楊占家加入,但那時,他已經在吳宇森的《赤壁》劇組,美術指導還是葉錦添。



楊占家在電影行業忙碌了40多年,他說自己根本沒有時間去觀看參與過的電影,“戲沒完呢,別人就打電話請你,一殺青,馬上就進到下一個劇組忙了”。

 

常年在劇組闖蕩,他也有很多關于演員的小八卦,一并寫在了新書里:

 

他為蔣雯麗鳴不平,本來《狂》里的雜貨鋪老板娘由她出演,無故遭到換角;在《霸王別姬》片場,張國榮每天會收到很多要求簽名的小本子,制片為了不耽誤他拍攝,偷偷幫他簽名;


《霸王別姬》張國榮


程蝶衣的扮演者本來是尊龍,但傳說他的合同要求過于嚴苛;盡管《東邪西毒》聚集八大明星,很多鏡頭卻是由替身演員拍攝完成……


《東邪西毒》八大主演

 

楊占家說他培養的徒弟上千,陳浩忠最有出息。當年劉曉慶找他幫姜文的忙,擔任《陽光燦爛的日子》的美術指導,他剛好在其它劇組,就順勢推薦了徒弟陳浩忠。現在,《甄嬛傳》、《羋月傳》等都是由徒弟負責美術設計,讓他倍感自豪。

 

對于現在很多歷史戲的建筑場景為追求新穎,不按年代和地域的風格來搭建,他特別批評這是非常錯誤的做法。


楊占家的徒弟陳浩忠是《甄嬛傳》的美術指導

 

大浪淘沙,手繪制圖的時代逐漸被電腦制圖取代。特效電影興起,綠幕布景漸漸成為美術場景的主體。

 

《功夫之王》《木乃伊3》劇組里,好萊塢的美術指導看見楊占家的設計圖,都告訴他要堅持手繪,別學電腦。楊占家說雖然他跟不上技術發展,但年輕美術師一定要雙管齊下,既要手繪,也要會電腦制圖。

 

他還提醒年輕人,一定要有生活的歷練,“一個好的美術師必須有生活,有生活才有底氣,胸有成竹,畫起來隨手就來。


《赤壁》水寨設計圖


楊占家一直工作到79歲,他說自己特別留戀在劇組的歲月,“我在攝制組基本上年齡最大,但是年輕人對我特別尊重,每天跟年輕人在一起很愉快。而且我畫的圖,置景馬上就做了。影片一出來,觀眾又很喜歡。”

 

和筆、顏料、紙打交道,是楊占家一輩子的享受。當年在《七劍》劇組,徐克就夸他的圖紙畫得好,去年夏天,徐克的制片主任還來問他是否能進組,讓他興奮不已。

 

因為健康問題,楊占家已經完全退休。這幾年,他利用保存著的2000多張設計手稿出了兩本書,現在還留有約1000張,他說想趁時間,再出一本。



楊占家感嘆,現在他已經無法想象《阿凡達》《流浪地球》的場景是如何做出來的。一代比一代強,但是倘若沒有出現他這樣的大師,電影美術又怎么能發展至今呢?

 

采訪后,我們與楊占家親切道別。走出屋外,天氣依然是那么灼熱。回想起他剛剛分享的作品與故事,他對電影美術的愛,真的要比這一天的天氣來得更為火熱、滾燙。




文/柯諾 視頻/任杰

网易一元夺宝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