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沒想到,“星女郎”竟因周星馳作品被淘汰了

時間:2019.11.28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流森
對話鄂靖文:我是演過“如夢”的人,不能慫! 時長:10:01 來源:電影網

對話鄂靖文:我是演過“如夢”的人,不能慫!收起

時長:10:01建議WIFI下打開

1905電影網專稿 新一期《演員請就位》里,鄂靖文被淘汰了,有些意外。

 

她在微博上曬出了和老板周星馳的對話,對方問她為什么不演擅長的喜劇呢?事實上,當天公演,她表演的正是一出喜劇,而且還是周星馳的代表作《大話西游》。作為“星女郎”的她,以如此方式被淘汰,在外人看來似乎充滿了趣味性。

 

鄂靖文重演《大話西游》中的白晶晶


然而,她好像并不太在乎,在微博上以無數個“哈哈”帶過。



如今的她,日子過得有些佛系。因為《新喜劇之王》被觀眾認識之后,她并沒有靠著“星女郎”的光環,頻繁曝光。在大家眼里,這個“星女郎”過于低調,有人擔心她會不會因此被觀眾忘記,甚至有人質疑她,是不是沒有戲演了。

 

事實上,這些“懷疑”只是大眾片面的認知。

 


我們采訪鄂靖文是在某個活動的后臺。當天,她和幾位青年演員作為表演嘉賓亮相。我們根據事先約定好的時間和地方等她出現,但沒想到,十分鐘過去之后,她遲遲未現,而其他演員早已從我們面前走過。


帶著一種好奇,我們走向了舞臺出口處去尋找她。原來,她被學生志愿者層層圍住,大家不斷涌來向她索取簽名和合影。她的工作人員看到我們,走過來道歉,“不好意思,這邊的學生們太熱情了。”


那是我們當天在后臺見到的為數不多的幾個如此被志愿者們狂熱追捧的藝人。之前被這樣包圍的明星,還是梅溪湖四子。

 


旁邊的一個媒體看到這個場景,低語著,“鄂靖文有那么紅嗎?”


采訪結束后,我們問了那些志愿者,“你知道她演過什么嗎?”“《新喜劇之王》啊。”

 

看吧,誰說鄂靖文不紅的。

 

“干嘛不去呢?”


比起過往的“星女郎”出道時的表現,鄂靖文確實曝光太少了。且不說后續沒有作品跟上,也沒有更多時尚街拍或者綜藝節目跟上。唯一有過的表演機會,是選擇了相對小眾的話劇表演。

 

在當下的娛樂圈,除了足夠大牌的一線,幾乎沒有藝人敢那么低調。于是,我們帶著這個問題開啟了這次的對話。

 

“我現在沒有作品,不曝光也是正常的。”鄂靖文一臉茫然地看著我們,似乎并不理解這個問題背后的意義,“我覺得演員曝光的時候,應該就是他有作品的時候。”

 

沉得下心來,這是我們對她的第一印象。



事實上,在《新喜劇之王》之后,她一直在家里看劇本。有時候她覺得不錯的劇本,團隊覺得可能不夠好;團隊覺得不錯的片子,但她又覺得不適合自己。這么來來去去之后,反而機會就流失了。經紀人也拿她沒辦法,但還是由著她。因為他們彼此內心都有共識,好劇本不怕晚。

 

綜藝節目《演員請就位》也剛好在這個空隙間找上了她,“當時也沒什么演出計劃,所以看到這個節目時,覺得會是一個挺好的機會,想著也能有機會去學習。”


不過,一開始她并沒有沒有足夠的勇氣去參加這么一檔比賽性質的節目,甚至帶了些抗拒的情緒,于是,她跑去問了星爺,“沒想到他很支持,他覺得我是新人,就應該多去嘗試一下。”

 

“干嘛不去呢?”周星馳給她的反饋才讓她有了些許信心。


鄂靖文在對話期間,不斷告訴我們參加這檔節目壓力有多大,“我每天都在和我經紀人說,趕快買回程的票吧。”正式參加了節目之后,比賽的強度遠超她的預期。而她選擇的郭敬明組,更是因為導演頻頻“手軟”,在第二輪時還經歷了一次內部篩選。

 


演員金靖是他們組另一位喜劇女演員,在觀眾眼里,兩人的可替代性太強了,一開始都以為郭敬明內選時會二選一,但還好,兩人當時都被留下了。

 

“這個節目對我來說,步步都是坎。”

 

“我們都叫演員”


節目一開始,鄂靖文選擇的是導演趙薇,但是競演之后,被郭敬明反選。因為她根本沒有信心前者會在三位競演演員中選她晉級,于是她選擇了一張安全牌——進入郭敬明戰隊。

 

從《新喜劇之王》到節目上的表現,有人一直贊口不絕,也有人對此無感,但至少沒有什么惡評。即便如此,鄂靖文不是一個自信的女孩,在她的認知里,這些成績多是因為自己的運氣和努力。

 

她把運氣放在了第一位,而努力其次。


鄂靖文在綜藝中還原《無名之輩》經典片段


在被周星馳選中之前,她一直活躍在話劇舞臺上。那時候,同班同學畢業后,就有了演電視劇和電影的機會。但她一直流竄在各種劇場之間。“那時候,一場話劇我就拿4、500元的酬勞。”但同學的單集片酬可能就抵得過她演一個月話劇的。

 

然而,在她身上從來沒有失落感,“并不是說因為我拍不上電視劇和電影,我是真的很享受演話劇。剛畢業的時候,我覺得這件事情更適合我,我做起來更拿手。”在外界,對于演員一直有一種鄙視鏈,“在我看來,不管是演話劇,還是演小品,又或者是電視劇,其實都是一樣的,我們都叫演員。”


鄂靖文也曾在《西游伏妖篇》中客串過一個小角色

 

事實上,話劇的路要比其他的路更難走。

 

母親過去總覺得她在北京會“活不下去”,時常會勸她能早點回老家找個安穩工作。“可是,我真的不知道除了演戲,我還能干什么。”

 

鄂靖文給自己界定了一條線,“只要不餓死,我就能在北京堅持下去。”非常理想主義的想法,像極了《新喜劇之王》里的“如夢”。

 

過去9年的堅持和沉淀,讓她在30歲的時候,等來了《新喜劇之王》。

 

“我不能慫”


《新喜劇之王》之后,她經常會收到網友的私信,因為大家把電影和現實徹底打破,把她等同了“如夢”。

 

“他們覺得我演的這個角色,包括我自身的經歷,激勵到了他們。在他們眼里,自己在生活中跟我是一類人,現在看到了我通過努力,獲得了一點小小的成就。所以,他們看到了希望,雖然我們都一樣平凡,但是可能只要努力,就會有希望。”



“會有一些自信吧”,這類話術給了她極大的鼓勵,但仍不能讓她足夠自信。

 

“因為我本人其實沒有如夢那么堅強,我只是在演繹她。我生活中還是會有失落的時候,但一有那樣的時候,我就會想大家對我的鼓勵,然后告訴自己,我不能慫。”

 

其實,在《新喜劇之王》之前,她因為在綜藝節目《笑傲江湖3》的表現,被劉德華相中,邀請他參演了電影《熱血合唱團》。那是她第一次在院線電影里有露臉且有臺詞。只是,電影因為一些市場原因,遲遲沒有正式和觀眾見面。


《笑傲江湖3》中的鄂靖文


如今,暫時也沒有其他作品和觀眾見面,但鄂靖文并不著急,“我沒給自己定什么計劃,我自己其實挺慢節奏的。還是需要等吧,因為演員可能這一輩子都在等一個好角色。”

 

事實上,她在看劇本過程中,感覺挺歡快的。她發現原來在很多人眼里,她并不只是一個喜劇演員,各種類型的劇本都有。“我都不相信,怎么會有導演覺得我適合演驚悚片或者文藝片呢?但是,我覺得也挺好的。”


對她而言,雖然《演員請就位》已經暫告一段落,但是她很快就會在片場就位,開始屬于她的女主角之路。


視頻/喵老師 文/流森

网易一元夺宝挂了